91岁老人隐藏身份60年!连妻儿都不知道,他竟然是…… -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.2 "/>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91岁老人隐藏身份60年!连妻儿都不知道,他竟然是……

点击:86193
  

  原来,英雄一直隐藏在我们身边。

  今年91岁的老人张文魁,在湖北十堰生活了60年,是一名退役军人。

  去年,社区组织填写退役军人信息采集表,在“是否荣获军功”一栏中,只有一个字:“无”。

  这张表是张文魁儿子代填的,他不知道父亲有什么军功,几十年来从没听父亲提到过。

  然而,大家不知道的是,张文魁17岁参加抗日战争,19岁入党,先后参加大小战役百余场,获得过淮海战役奖章、渡江战役奖章、中南战役奖章、西南战役奖章、抗美援朝纪念奖章、和平万岁纪念奖章,更有国防部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金质解放奖章。

  在床头一个旧柜子里,他把这些奖章和证书用一块布包得严严实实。几十年来,深藏功与名,连妻儿都不知道……

  

  年轻时候的张文魁

  

  在登记表中,立功受奖情况填写着“无”

  侵略者打残父亲,17岁少年参加革命

  虽然在丹江口市居住了整整60年,但张文魁的故事起源于他的老家。1928年,在山西省长治市韩店镇南仙泉村,张文魁呱呱坠地。

  张文魁在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七,但由于家庭贫穷和环境落后,张文魁前面的6个哥哥姐姐全都夭折,张文魁也因此成了家里的独苗。而在张文魁出生后的第三天,母亲也不幸亡故。少年时的张文魁,只能与父亲相依为命。

  

  后来日本侵略者占领山西,张文魁的父亲也被鬼子打折了胳膊而落下了残疾。看到乡亲们和亲人遭受残害,张文魁暗下决心:“我要上战场,杀敌报国!”

  1945年6月,年仅17岁的张文魁扛起武器,参加了革命。因积极勇敢,表现突出,被任命为当地的抗日民兵队队长。在之后的两年时间里,张文魁带领着乡亲们积极配合解放军作战,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。

  1947年3月7日,张文魁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  那年9月,他带领6名老乡上前线

  1947年9月,张文魁先后动员了村里的另外6名年轻人报名参军。

  “你是独子,父亲又是残疾,家里需要人照顾,就不要去参军了,在村里带领民兵一样是干革命。”部队到村子里接兵时,上级领导在知道张文魁家中的情况后,主动给他做工作。

  “另外6名同志都是我做的工作,现在让我留下,我怎么跟他们交代?再说作为年轻人,我又有打仗经验,应该到前线去。”张文魁的倔强,让给他做思想工作的部队领导无可奈何。

张文魁

  “娃,你去当兵打仗我不反对,但是到了部队上别给我开小差当逃兵丢人。家里我一个人能应付,你就放心地走。”得知唯一的儿子要去打仗,张文魁的父亲挥泪送到了村口。就这样,张文魁成为晋冀鲁豫军区第九纵队中的一员。

  1948年2月,为了配合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,第九纵队在司令员秦基伟的率领下强渡黄河,挺进豫西,攻占了八百里伏牛山,紧接着又马不停蹄接连攻克了15座县城。紧接着,张文魁所在的部队又攻洛阳,战南阳,不断开辟中原战场。

  1948年8月,攻打郑州的战役打响。当时,张文魁在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九纵队27旅,是攻打郑州围歼战的主力部队,仗打得很激烈,双方伤亡都很大。同年10月22日,中原战略重镇郑州解放,张文魁所在旅还活捉了一千多名俘虏,张文魁被部队首长安排押送这批俘虏去伏牛山革命根据地。

  在之后的淮海战役中,张文魁被抽调至45师师部警卫团,做后勤和首长安全警卫工作。

  

  张文魁学习修理大炮时的考试成绩表

  那时,张文魁所在部队有炮兵没有大炮,在战场上缴获了敌人的大炮,再立即投入战场。但是有很多缴获来的大炮无法使用,需要修理。1948年12月,张文魁被部队首长选派到刚解放的郑州学习修理大炮。炮修好后,张文魁就接手了这批大炮,当上了正式的炮兵。从此,张文魁一直与大炮打交道。

  

  参加渡江战役,转战半个中国

  1949年2月,张文魁所在的第九纵队整编成为第二野战军四兵团十五军,秦基伟任军长。军队整编后就挺进到了长江边上,做渡江战役的前期准备。到长江北岸后,张文魁和战友们就一边找船、造船,随时等候下达作战命令。

  张文魁说:“渡江战役打响时,我在炮营,主要负责朝江面上打烟幕弹,掩护部队渡江。炮兵万炮齐发,百万雄师,犹如汹涌的怒涛以势不可挡之势,直扑长江南岸,那场面十分壮观,至今还历历在目。”

  当时汽车很少,马匹也不多,公路少之又少,笨重的大炮等辎重主要靠人拉肩抬,炮兵的艰辛程度难以想象,但没有人叫苦叫累。

  张文魁所在的部队是在江西九江对岸渡江,六点开始,七点就过江了。打过长江就是江西。过长江后,乘胜追击敌人一直打到江西上饶。然后,又千里追击,一直打到福建、浙江,后又打到广州。

  之后,张文魁所在的部队又接到命令进军广西,打白崇禧。打完广西,1950年又打贵州,发起了解放大西南战役,解放了贵州、云南。云南的国民党部队投诚起义了,张文魁所在的部队根据命令驻防云南。再后来,张文魁所在部队又接到命令,继续进军,入川剿匪。

  

  渡江战役胜利纪念章

  在张文魁的家中,至今还保留着他在解放战争期间获得的淮海战役奖章、渡江战役奖章、中南战役奖章、西南战役奖章等奖章证书。

  

  此外,张文魁的家中还保存着一份盖有“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”钢印的奖章证书,颁发时间是1956年3月1日。

  两次入朝鲜作战,经历上甘岭战役

  四川解放不久,张文魁所在部队又接到新的命令,奔赴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。于是,张文魁所在的部队又紧急从重庆乘船抵达武汉。

  1951年农历2月,张文魁跟随部队抵达鸭绿江边。同年4月,部队在辽宁丹东举行了入朝誓师大会,张文魁所在的部队改编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15军45师134团,开会的当天晚上就跨过鸭绿江。

  

  跨过鸭绿江(资料图)

  刚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境内,部队就遭受敌机的狂轰滥炸。有一次,敌人的一发炮弹在张文魁的附近爆炸,身边一名战友当场牺牲,还炸死了一匹驮辎重的牲口。弹片把张文魁干粮袋里的炒面都炸飞了,胸前的衣服也被弹片划破一个大口子,棉絮飞得到处都是。

  朝鲜战场的条件异常艰苦,在朝鲜的三年多时间里,张文魁几乎从来没有喝过开水。走到哪里,见到路边有水,哪怕是一个泥坑,就赶紧把水壶灌满。

  在上甘岭战役中,张文魁和黄继光、邱少云同在第十五军。当时的张文魁是所在连队的一排副排长,白天根据团部命令,每隔五分钟打一发炮弹,专门对付破坏阵地的敌人。到了晚上,张文魁和炮兵连的四十多个战友就负责给坑道里的步兵送子弹、手榴弹、水和食品。路上敌人用机枪封锁,到处都是牺牲的战友和敌人的尸体。天黑看不清路,就踏着尸体往前跑。

  上甘岭战役后,张文魁所在部队又去了仁川,防备美国军队再次从那里登陆。

  1953年,张文魁被部队选派回国到军校深造。回国后,张文魁一直牵挂朝鲜战事,主动请求回到朝鲜战场上。在得到上级许可后,张文魁又返回到朝鲜战场。回到朝鲜战场后,张文魁被留在了师部,一直到1954年5月回国。

  

 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,张文魁先后获得了抗美援朝纪念奖章、和平万岁纪念奖章等。

  转业到地方,深藏功名参加国家建设

  1958年5月,张文魁响应国家号召从部队转业到地方进行社会主义建设。转业后,张文魁先后到工厂做过工人、到农场做过农民。后来得知国家大型工程丹江口水利枢纽开建,张文魁主动请缨,到丹江口大坝建设工地上去干活。

  

  1959年9月,张文魁带着妻子岳桂英和八个月大的大女儿,来到了丹江口水利枢纽建设工地。那时候新中国成立不到十周年,各行各业百废待兴,条件十分有限。抵达丹江口市后,张文魁和广大工程建设者们住在一起,住在油毛毡搭建的简易棚子里。

  

  岳桂英回忆说,当时住的油毛毡棚子周围别说见不到一棵树,连草也没有,天热得人透不过气。棚子顶大窟窿小洞,每到下雨的时候,外头下大雨,屋里则到处漏雨。“孩子小,抵抗力差,经常生病。” 岳桂英说,两千多人在一起吃大食堂,排队打饭,每次打点儿汤都舍不得喝,得留着给孩子。

  生活艰苦,但他俩拖着孩子,没有一句怨言,积极投身到工程建设中,坚守自己的阵地。1960年,张文魁任丹江口工程局团部保卫股长,兼右岸工区武装干事。1965年,张文魁又被调至丹江口水利枢纽管理局武装部工作。

  

  这块布是战友们一人一块从美军降落伞上剪下留作纪念的,张文魁用它包裹军功章

  1966年7月,张文魁在一次基层调研时遇到突发火灾,他主动要求与消防员一起出警。结果途中发生意外,张文魁从车上掉下来,不幸严重摔伤,大脑受到撞击,七窍出血,生命垂危。“当时医疗条件也有限,医院一天下了三次病危通知,单位帮忙把棺材都准备好了。好在他命大,后来又挺了过来。”岳桂英说。

  

  张文魁和老伴岳桂英

  不过这次意外,让张文魁的大脑严重受损。他的语言表达能力、思维能力等都大不如从前,听力也下降得特别严重,几乎失聪。出院后,张文魁又向组织请求上班。在谈话时,张文魁主动提出,自己的身体情况不宜再在领导岗位上工作,请组织给自己安排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即可。

  

  在张文魁的一再坚持下,1966年底,单位安排他负责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局大礼堂的管理工作,直至1983年9月光荣离休。

张文魁获得的奖章和证书

  “这些荣誉是党和国家对过去工作的肯定,留作自己人生历程的见证、记忆,而不是炫耀的资本。每当想着这些东西的时候,就想到了那些经历过的不平凡的岁月,想到了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场,想到了为革命牺牲的战友,仿佛又和战友们站在了一起。这些奖章都是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,自己有什么权力和资格去炫耀呢?”谈及获得的荣誉,老人眼眶里溢满了泪水……

  60年来,老人深藏功与名,他获得的荣誉甚至连妻儿都不知道。这次意外被发现,缘于一个善意的谎言。

  今年初,丹江口市作协主席高飞在与张文魁女婿李令君闲聊时,得知张文魁是退役老兵,参加过很多战役,于是想挖掘一下老人的事迹。

  但在老人家中找了很久,也没找到相关荣誉奖章或证书。问老人时,老人怎么也不肯说。

  于是,他们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。说现在组织要求,需要把所获荣誉奖章和证书拿出来登记,老人这才把藏了60年的军功章拿出来。

  这才是超级英雄!

  点亮“在看”

  向张文魁老人致敬!

  来源:十堰晚报 ID:sywb8110110,记者:何利、张启国,通讯员:高飞、张朝锋

顶一下
(68059)
踩一下
(18069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